關於部落格
  • 1000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試閱]《大貓愛吃魚》by 韋昕

楔子


嗚……嗚……

在清晨寧靜的樹林間,隱約傳來一聲又一聲斷斷續續的低沉嘶鳴,聲音不大,但在寂靜的此刻卻格外清晰,讓人想不注意到都難。

白衣少年也聽到了,停下手邊採藥的動作,凝神傾聽聲音來源。

嗚……

不遠外又再一次傳來一聲帶著痛苦的嘶鳴求助,少年確認方向後立刻急步趕去。

如果他沒聽錯,這應該又是一隻被獵人所射傷的動物正在求救。

跟著師父習醫多年來,除了行醫救人,少年在這小鎮的後山林樹間也救過無數受傷的動物,只因獵人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好奇心,常常上山想射殺傳聞中的神秘豹族。

也不知從哪時候開始流傳,在這片樹林間對於豹妖一直是繪聲繪影傳聞不斷。不過,別說豹妖,連一頭豹子始終都沒有人真正見過,卻常誤傷許多無辜的動物。

少年壓下心中對獵人的憤怒,尋聲來到山腳下的湖畔邊,果不然,遠遠就看見一顆大樹下正伏著一隻體型龐大的動物,愈漸虛弱的氣息顯示出牠傷得不輕。

「糟糕!」

少年小跑步迎上前,可是,愈是靠近樹下,白淨小臉上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直到那龐大的身軀映入眼簾,忍不住倒抽口氣。

竟然是傳聞中的豹子!?

還是隻有著一身極為漂亮的黑色皮毛的黑豹!

傳聞中的豹族居然就近在眼前,一雙野性且詭異的金瞳瞬間縮起,充滿戒備地望向入侵者,殺氣騰騰。

即使身受重傷,右後腿上還插著獵箭,鮮熱的血不斷從傷口處汩汩流出,但此時的黑豹仍不斷散出一股令人畏懼地強烈敵意,讓人不敢隨便靠近。

「吼嗷!」

黑豹張大嘴露出大齒,發出低沉的嘶吼警告少年最好別再靠近。

「不要怕,我不會傷害你。」

少年主動示好朝大黑豹輕輕一笑,安撫因受傷不安的牠。

「你受傷了,我只是想幫你包紮,我不會傷害你,不要怕。」

也顧不得這頭黑豹聽不聽得懂,他只是一句又一句輕聲安撫,卸下背上竹籃,取出藥草,慢慢往牠靠近。

見黑豹不再低鳴,只是睜大一雙金眸神情戒備,似乎暫時不會再進一步攻擊自己時,少年立即趨前處理牠的傷勢。

這隻箭雖然銳利,幸好沒有倒鉤。

「我要幫你把箭拔起來才行,可能會有點痛,但拔起來後才可以敷藥包紮,你才不會再流血。」

除了一開始的驚訝,他現下只把這頭豹子當成平時在村裡醫館內的傷患一般,對牠解釋,也忘了牠可能聽不懂。

「忍一忍,很快就好。」

為了不讓這隻黑豹再受更多的痛楚,少年一手捉住牠右後腿,一手牢牢握住箭身,一個吸氣屏息,用力將插在肉裡的獵箭猛力拔起--

「吼--!」


就在同一剎那,突來的劇痛讓黑豹以為又再次受到人類攻擊,倏地,強而有力的肉掌無預警就往少年用力一掃,又尖又長的利爪深深地刺進少年胸口內,鮮紅剎時飛濺而出。
「啊--」

 ◇ ◇ ◇

前幾天被那頭黑豹發狂抓了一掌,利爪深深刺進胸口內,讓他足足躺了三個月,到現在還只能躺在床上養傷。

當時他真的幾乎痛到快要昏過去,但還是咬牙忍住,得先幫黑豹療傷才行,幸好那頭充滿靈性的黑豹感覺到他並不打算傷害牠,也停止了攻擊,直到為牠包紮好之後,不知是不是為了彌補,牠一直跟在步履蹣跚的少年身後回到他的住所,直到今日都待在少年身邊。

嘰--
從湖邊回來的黑豹用頭頂開門板進屋,步伐穩健地慢步來到床邊,嘴上還刁著一個竹籃,裡頭裝著幾條牠剛剛在湖邊抓的肥魚要給少年。

把籃子放在床邊地上後,已經看不出傷勢的黑豹動作敏捷一躍,跳到床上,匍伏在少年身邊,一下一下地舔著少年露出被外的手心。

少年的手順勢摸撫著牠的頭,輕輕一笑,「你吃飽回來啦。」

從那天起,這頭豹子無論怎麼趕都趕不走,少年也由著牠進出自己家中。

慢慢坐起身,探頭往從剛剛就一直發出「啪咑、啪咑」聲響的床邊一看--幾條已經離水的魚不停掙扎跳躍--少年不住呵呵輕笑起來,傾身抱住這頭可愛的大黑豹。

「送我的嗎?我又不是你,我才不吃活魚。」

「嗚……」舔了舔湊過來的白淨臉頰。

一人一豹就這麼抱在床上嬉玩,少年臉上滿是開心的笑容。

從師父過世後他始終一個人孤單生活著,好多年沒有像現在這麼開懷笑鬧了,有這頭又溫馴又可愛的豹妖陪在身邊,似乎也是不是什麼壞事。

是的,豹妖。

從牠腿上被獵箭深深射中的傷勢,不出二日便已經能跑能跳來看,少年已經知道牠不是一頭普通的豹子,可是他並不害怕,知道這頭充滿靈性的豹子不會再傷害自己。

「是不是該給你取個名字呢?」

既然決定和牠這麼生活相處下去,沒有名字也不方便。少年偏頭認真思考起來,因而忽略了那雙金眸中一瞬閃過的光亮。

沒人告訴過少年,人與妖之間有個極為重要的律條--

絕不輕易為妖族起名,那將會令人類與妖之間產生極為密不可分的約束,一種,永生永世都無法解除的禁錮之咒!

想了好會兒後,少年開心地撫著牠滑順的短毛笑道。

「叫『提墨』可好?墨字就像你這身又黑又亮的美麗皮毛。」

表示同意般,黑豹俯首與白淨的容顔相蹭,舔了一下。

「提墨,你好可愛!」想到日後有牠相伴,少年也份外開心。

然,就在此時,少年心中忽然竄進一道低啞的、屬於男人的嗓音,像是在對他說話,一個字一個字清楚的敲在他心頭上。

吾以吾之名、吾之命起誓,為汝而生、為汝而死,不離不棄、追隨天涯!

黑豹突然撕開少年長衫,在對方來不及有所反應之前,二顆尖利的大齒在他左心口輕輕一磕,血珠立即滲出,黑豹再用利齒咬破自己肉掌,讓流出的鮮紅滴入心口內,瞬間,一道白光從少年心口射出將他們籠罩住,又倏地消失。

少年心口的二個小牙洞已不復見,而原本滲出的幾滴血珠子,已經鑲嵌入黑豹頸上不知何時多出的項圈中央,形成一顆鮮艷欲滴的漂亮紅色珠子。

血咒成立。


< 試閱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