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0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試閱與文案]《守候》

前言:

<守候>是由二個主軸故事所組成的一本書,但不是二篇中篇,而是連貫下去組成一部完整的長篇故事。
這部是<魅夜>系列的最終章,也可以說是續篇,是關於「夏予謙&何懷希」以及「項亞喬&藍尹夜」這二對的後續發展。
如果沒有看過<魅夜>,也可以把這部視為一部獨立的單行本來閱讀,與之前的糾結牽扯並不深,我盡可能地把前後區別開來,所以不會影響閱讀。
喜歡<魅夜>的讀者大人們也不要錯過囉,對之前的結尾有怨言不滿的,都
會在這部中得到圓滿的交代。




一、

「追蹤器跟竊聽器都正常嗎?」

「一切正常。」

「等一下自己小心應變,千萬不要惹怒對方,我們會跟在你後頭,不要害怕。」凶殺組的組長再一次叮嚀交代。

這一區近一個月來每到夜晚就傳出有年輕男孩被拐騙凌辱、殘忍虐殺的凶殺案件,嚇得所有民眾人人自危,許多長家甚至將孩子關在家裡禁止出門,整個城鎮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驚亂之中。

負責偵辦此案的凶殺組探員們,已經不知道連續多久沒有好好休息過,一次又一次的佈署只期盡快破案,可惜最後還是讓這個變態殺人魔狡猾逃脫。

不得已之下,只好派出小組裡最年輕,才二十出頭、相貌俊秀的探員充當誘餌,讓他在入夜後獨自於無人的街上遊蕩引出殺人魔。

「自己小心點。」

再次叮囑後,組長退回隱身處監看,只留下年輕探員一人。

就在這一眨眼的時間,隨著一輛箱型車行駛而過,原本還在路邊晃蕩的年輕探員早已經不見人影。

隱身在暗處警戒的所有人員全都屏住了氣息,動也不敢動,就怕一個打草驚蛇會害得組員提前送命。

「第一、第二小隊跟著我行動,其他小隊待命聽我指揮!」

組長透過對講機一邊安排佈署,一邊聽著竊聽器傳回來的所有動靜,同時監看定位追蹤儀器上的紅點,正一閃一閃地緩緩移動中。

箱型車愈開愈偏遠,最後停在山野邊一間雜草叢生、荒涼如鬼屋般的廢棄工廠,早已經等候在裡頭的同夥馬上出來將被綑綁住的探員拖下車。

「啊、啊!救命啊!放開我……不要……」

相貌俊美的年輕探員似乎讓這幾個殺人魔更加興奮,等不及地把人壓制在地上,不停發出陰森猥瑣的冷笑,手上晃著一把尖銳的刀子,揮動幾下,衣服已經被割扯地殘破不堪,甚至在白皙的身子上劃出幾條細細血絲來。

「啊--放開我!不要……」

就在這時,已經追上來的探員全部荷槍實彈衝進工廠裡,一舉包圍連日來讓所有人陷入恐慌的變態殺人魔。

「放開那個男孩!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



「卡!今天到此收工!」

一待這段戲拍攝告一段落,項亞喬鐵青著一張比劇中殺人魔還想殺人的表情,立刻出聲喊停。

兩道劍眉擰成一團,長腿幾個大步跨上前,抓過助理備好的浴巾,將臨時上場飾演那名年輕探員的藍尹夜狠狠一把扯進自己懷裡,攤開浴巾牢牢把人包得密不透風,不讓他殘破衣衫下的肌膚敞露於人前。

整個動作迅速俐落一氣呵成,前後不到十秒,就像怕被其他人多看了一眼。

「嘶──!輕、輕一點,喬喬,腳會痛……」

藍尹夜皺起秀緻的五官,雖然拍戲所使用的都是道具不會真的傷到了人,可是這間廢棄工廠凹凸不平的碎石礫地還真不是普通的粗糙,被壓制時與對手演員間的掙扎對峙還是讓他受了一點小傷,這一扯忍不住呼痛出聲。

「腳怎麼了?」

項亞喬鐵青的神色立刻染上擔憂,蹲下身,見藍尹夜纖細腳踝上的微微紅腫,白皙的小腿肚上也有幾道擦傷,劃出一條條血絲來。

雖然拍戲要求逼真,但是項亞喬從不曾為求逼真而傷害到演員,不然要特殊化妝師是幹什麼的!

原本臉色就已經非常難看的項亞喬,此刻更是一副幾乎要暴走的低吼道。

「究竟在搞什麼!」

「沒關係的,亞喬。」知道這男人是真的生氣了,而且快氣炸了,藍尹夜趕忙出聲安撫。

「小傷而已,我真的沒事啦,亞喬……」

「你給我閉嘴!」

冷冷瞪了藍尹夜一眼,見對方一臉無辜的眨著眼,項亞喬轉向場務助理沉聲交待:「今天沒來的那個演員叫他永遠都不用來了!」

語落,一把將還扁著嘴的人扛在肩上離開片場。

要不是那名飾演年輕探員的演員,忽然在開演前才臨時告知有事無法趕來,藍尹夜也不會說要上場客串,不但飾演一個被殺人魔凌虐的角色,還在無數雙眼睛下衣服盡被撕破,甚至讓他因此受了傷!

「亞喬好凶哦。」藍尹夜乖乖趴在他肩膀上不敢造次。

「你也不用再來了!」警告的低沉嗓音中明顯怒氣未退,大手更用力一掌啪地打在小巧緊翹的臀瓣上。

「為什麼我也不能來?」藍尹夜猛然抬起頭來,一臉無辜問道。

知道項亞喬向來不喜歡不守時的演員,但自己又沒做錯什麼,為什麼也要連帶被罰?

「在我沒答應之前,你不准再來就對了。」項亞喬不再多做解釋。

不要以為他沒發現,透過監看器他看得可是一清二楚。

在拍藍尹夜衣服被撕扯開來那幾幕時,飾演殺人魔的幾個男人露出一副要把藍尹夜拆吃入腹的眼神,項亞喬暗下決定,等這部戲拍完,這幾個人休想再跨入自己的劇組一步!

「哪有這樣子的啦。」

藍尹夜咕噥抱怨著,頓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項亞喬的反對是為什麼,呵呵笑瞇了一雙漂亮的眼眸。

「你吃醋了對不對?」

瞪向笑盈盈的動人臉龐一眼,項亞喬打開車門,把人塞進副駕駛座裡。

「給我安份一點!」


※※※※※


「把自己洗乾淨!」

才一回到家,項亞喬馬上把人給扛進浴室裡,調好水溫後才解開緊緊裏在藍尹夜身上的浴巾。

隨著浴巾的敞開而露出裡頭殘破的衣衫,以及白皙身子上沾著因劇情需要而抹上的紅色染料時,倏地,項亞喬好不容易緩合下來的心緒再次瞬間凝結冷凍,讓非常了解他個性的藍尹夜知道他今天真的氣的不輕,一臉無辜的表情,討好地拉拉對方的衣袖。

「對不起嘛,我聽你的暫時不去片場了,不要生氣了好不好?喬喬--」

故意軟著聲拉長尾音,眨著雙隨時在放電的眼眸直勾勾瞅著不說話的男人,還把臉湊上前,兩人相距不到五公分,嘟起軟唇在緊抿的薄唇上親了一口。

「這只是顏料,洗一洗就好了。要不你幫我洗?幫我把全身上上下下、裡裡外外都洗乾淨,你就不要生氣了,嗯?」

拿出對方最沒輒的撒嬌絕技來,勾引中又帶著歉意的無辜表情霎是誘人。

果然,這招屢試不爽,帶著怒氣的黑瞳立刻微微閃動了一下,藍尹夜乘勝追擊,一雙手伶俐地開始解起一顆顆襯衫鈕扣,露出裡頭實結的胸膛。

項亞喬從以前就有定期游泳的習慣,多年來保持著一身緊實有力的肌肉線條,藍尹夜把食指貼上了性感的鎖骨,一路緩緩地、輕輕地往胸肌游移,最後停在左邊的乳首,用指腹輕柔地畫著一個又一個的圓圈,聽著對方漸漸紊亂的呼吸,唇角彎了起來。

「用你的手幫我洗乾淨,就不要再吃醋了。」

氣自己不聽他的阻止,堅持要上場客串也有,氣自己被弄傷了也有,但藍尹夜知道這男人最大的怒氣是從一身衣服被撕爛那刻開始急速累積起來的。

「嘻嘻,有人吃醋了。」

項亞喬只是冷哼一聲沒說話,依舊扳著張臉,避開他白皙小腿上的傷口,將他身上可說唯一一塊完好布料的內褲脫掉後用力揉成一團,憤憤扔進垃圾桶裡!

「喬,你愈是生氣,是不是就表示愈愛我?」

笑瞇了雙眼,藍尹夜飽滿豐潤的菱唇高高向兩旁彎起,雙臂爬上了對方的腦後將頭壓下來,唇貼著薄唇輕輕吮咬。

「以前你還是演員時我真的不喜歡你接演任何戲,不想你的各種表情展露在大家眼前,那些都是我一個人的。喬,你是不是和我之前的理由一樣,想把我藏起來不讓我被大家看到?」

望進面前這雙滿載深情的水漾黑眸,項亞喬只是拉下他的手,拿過沐浴乳倒些在手臂上,開始搓洗。

「亞喬又不說話了,每次說到這種話題你都這樣子。」斂起笑容,幽幽一歎,視線垂落在腳邊慢慢融於水中的白色泡沫。

不是不知道項亞喬不愛說這些,有些事不需明說,他隱隱約約也能感覺到,其實對方多少還是會介懷兩人的關係。

雖然沒有直接血緣關係,但「叔侄」這層連繫就像一堵無形的牆,阻隔在兩人之間,令他們即使關係再親密,兩顆心仍無法完全緊密貼靠一起。

每一次看到項亞喬這樣沉默不語,藍尹夜的心就會被刺疼一下,過往的種種事情與不安,又再次一件件浮上心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