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992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試閱]《離不開,放不開》by 韋昕




20XX年X月X日 天氣:雨

離開你的第一天,灰濛濛的天空飄著綿綿細雨。

一個人走過我們昨天還牽著手亂晃的街頭,

你當時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都還留在我心中,

可是每次側過頭,卻不見你熟悉的身影。

習慣真可怕,沒有你的第一天,滿腦子都是你。




楔子、

「爸爸,這個按鈕要做什麼?」

剛滿八歲生日的這天,管森雙手中小心地捧著爸爸送給他的拍立得相機。

考量到小孩子容易磕磕碰碰,於是管爸爸先挑了一台比較不怕摔的拍立得當禮物,而且還可以滿足小孩子等不及要看照片的好奇心。

管森不時提出疑問,比同年紀小孩顯得更加早熟的臉龐上,一雙黑瞳閃閃發亮,不難看出他非常喜歡手中的禮物。

這是管森的第一台相機。

從很小的時候就看著爸爸經常扛著相機和器材到處拍照,有時候一出門工作就是好幾天。除了工作的照片,爸爸也幫媽媽和他拍了好幾本的相簿,讓他從很小的時候起,就對這個可以把人「固定」住的機器有著莫名的好奇。

「那個是『快門』。」

見兒子與自己同樣喜歡相機,管爸爸也開心地露出微笑,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用最淺顯易懂的文字對好奇的管森耐心講解。

「先從這裡放進底片,再把鏡頭打開,從這個小窗戶找到你想拍的畫面,然後按下這個按鈕,相片就會跑出來了。」

在爸爸的指導下,管森把鏡頭對準坐在蛋糕旁微笑望著他的雙親,卡嚓一聲,底片從相機下方滑出來,管森又驚喜又好奇地把底片抽出來,卻只看到黑黑一張相紙,什麼也沒有,臉上略顯失望。

「要等一下影像才會出來。」管爸爸趁機簡單講解原理,「當按下快門、照片滑出來的時候,相機裡面有個滾筒會將藥囊裡的藥水壓出灌入照片中,當感光後照片影像會慢慢顯影出來,這個過程需要等個幾分鐘,記得底片不可以大力搖晃,否則顯像後的顏色會跑掉,只要平放在桌上等它自然顯影就行了。」

「嗯。」也不知聽懂了沒有,管森像個小大人般點點頭。

一雙眼睛緊盯著桌上的相片,直到原本還黑黑的照片中慢慢浮現父母親微笑的臉龐,抿成一條線的唇角這才高高向上勾起,小心捧好自己的相機就往外跑。

「我去前面的公園!」

「小森!小心一點不要跑那麼快!」

倆父母也擔心地跟在後頭追出去。





晴朗的週末午后,綠意盎然的公園裡有許多家長帶著孩童和寵物前來踏青,翠綠的草皮上到處可見一隻隻盡情奔跑的大狗,以及追逐嬉戲的孩子們。

管森拿著新相機不停地按下快門,拍攝的對象有人、有狗、有花、有草。

一張張拍出來的照片全交給跟在身後的媽媽保管,要是底片拍完了,就照著爸爸剛剛教他的方法放入新的底片再繼續拍。

小小年紀卻已經流露出小大人般的專注沉穩,透過相機的景觀窗,管森仔細耐心地捕捉著一幕幕讓他感興趣的景象。

一整個下午,他就這樣在偌大的公園裡走走停停,直到,一顆皮球由遠而近,慢慢滾進了鏡頭下。

管森將目光從相機移開,低頭看著小皮球撞到自己的鞋子後停在腳邊,再抬起頭來,看向一路追著小皮球而來,還邊跑邊喊的小男孩。

「我的球……快停下來……」

見小男孩兩條短腿追得好辛苦,管森好心撿起球正打算要還給他,這時,前方忽然傳來一聲「哎唷」,緊接著就見小男孩腳下一絆,整個人就像滑疊一樣往前撲倒在草地上,不一會兒,低低的嗚咽聲漸漸轉成嚎啕大哭。

「喂。」管森立刻上前扶起小男孩。

「嗚嗚、痛痛……好痛……」

把小男孩從草地上拉起來,看見他膝蓋和小小的手心上都擦傷破皮,管森皺起眉頭將球塞進他懷裡。
「不要哭了,球還你,男孩子不可以哭。」

因為疼痛而一直哇哇大哭的小男孩沒有接過皮球,任由它又掉到草地上滾了幾圈。

「很痛嗎?」

皺得跟包子一樣的可愛小臉點了點。

「不痛不痛,阿姨先幫你包起來。」

管媽媽馬上柔聲安撫,並拿出乾淨的手帕先簡單清理和包紮。

「你爸爸媽媽在哪邊?阿姨帶你去找爸爸媽媽,趕快回家擦藥就不痛了。」

「沒有爸爸,媽媽去上班了。」

原本每天都會有保母來照顧他,但因為剛剛搬新家,新的保母暫時還沒有找到,他一個人悶在家裡太無聊了才會偷偷跑來公園玩。

白白嫩嫩的小臉蛋上沾染著草和土,還混著鼻涕淚水,一副狼狽又可憐的模樣,管森看不下去地拉起自己的袖子在小臉上擦擦抹抹。

「不要哭了,我帶你回家擦藥。」

「上來,叔叔揹你。」

看著原本在一旁沒說話的叔叔蹲在面前,臉上露出很溫和慈善的微笑,小男孩只遲疑了一會兒後就心動地趴上去,二隻短短的胳膊緊緊圈住。

好寬好大的背,這是不是就是爸爸的味道?……小男孩才止住的淚水,又偷偷冒了出來。


一邊安撫一邊詢問下得知小男孩叫徐小樂,單親家庭沒有爸爸,和母親前不久才剛來這裡,就住在前面不遠跟他們只隔了幾戶。

「知不知道媽媽的電話?」

徐小樂搖頭。

「那媽媽都幾點回家?」

徐小樂眼睛紅紅想了一下,不太確定地說:「不知道,有時候晚飯前有時候晚飯後很久。」

管爸爸拍了拍他的頭,微笑,「小樂留下來吃飯吧,叔叔去你家門口貼紙條,讓小樂的媽媽下班後來這裡接你。」

「嗯,謝謝叔叔。」白嫩的小臉也笑開了。

身為家中的獨生子,管森也感受到了徐小樂心底的孤單寂寞,像大哥哥一樣也拍拍他的頭,拿起自己的生日禮物跟他一起分享。

「笑一下,我幫你拍照。」

他拿起相機就拍,等徐小樂反應過來之後,好不容易才不哭了,這下又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哇||我會死掉,靈魂被吸走了……哇嗚……」

「笨蛋!」

管森一掌巴在徐小樂頭上。

「那是電視騙人的啦,不准哭!爸爸說過『眼睛是靈魂之窗』,你再哭靈魂才會從眼睛跑出去!」

原本還哭得起勁的徐小樂,這下子立刻止住氾濫成災的淚水,一臉崇拜地看著比自己大幾歲的管森,抬起小胳膊在臉上東擦西抹。

「真的嗎?那不我哭了!」

從這一天起,管森再也沒見他掉過一滴眼淚。

一掃剛才的難過情緒,兩個小孩子圍在一起開心玩起相機,你拍我、我拍你的,完全沒人在意一旁滿頭黑線,想上前糾正他們卻完全被排擠在外的管爸爸。

「小森,那句話不是這樣解釋的……」


這一年,管森八歲,徐小樂六歲。

管爸爸管媽媽知道徐小樂家狀況後都很疼他,把他當成自家小孩一般,每次出門遊玩就會約他一起,要是他母親又要晚歸或去外地工作,就會留他下來過夜,跟管森一起作伴。

從六歲開始,徐小樂幾乎可以說是在管森家長大的,兩個人從相遇那刻起就成為最好的朋友。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一起上學、一起玩樂、一起搗蛋、一起蹺課、一起打架、一起洗澡、一起睡覺、一起……探索人體的奧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