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6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試閱]《主人我愛你》by 韋昕


楔子

 

一家知名連鎖書店的一樓廣場前,此刻聚集了許多帶著小朋友前來參加活動的父母親,一場專為兒童舉辦的繪本故事舞台劇。

「米米歷險記」,顧名思義,是一本訴說小男孩米米的冒險故事。

米米每一晚都會向月亮許願長大了要去環遊世界,結果被村子裡的小朋友嘲笑他愛做夢,讓他傷心了好久。

有一天晚上月亮沒出來,隔了幾天,月亮還是沒有出來,米米傷心的以為是他的願望太貪心,月亮生氣了才躲起來不見他,讓他難過的跑到後山上一個人哭了好久,連什麼時候哭到睡著的都不知道,他只知道,當他醒來的時候已經不是在原本的那座小山上,而是一個不知名的大森林裡,從此展開了他的歷險生活,與森林裡的各種動物展開一段奇妙之旅。

這一本畫風可愛明亮、文字淺顯逗趣、故事充滿驚奇冒險的繪本一推出就深受小朋友喜愛,出版社也懂得把握時機,立刻舉辦一場舞台劇,不但能滿足這些小書迷們的歷險精神,還能提高繪本作者的名氣,最重要的是打響出版社知名度。

看著臺前臺後到處都是小朋友,蘇靳倫此刻的心情真的非常非常開心。

「米米歷險記」是他的第一本個人繪本,以前都只是畫插圖,由別的兒童故事作者撰稿,而他來繪圖。

真正完全由他一個人完成的創作一直是他努力的目標,如今出版社給他這個機會,而作品也得到不小的迴響,蘇靳倫真的是比誰都還要開心,尤其是看到小朋友在後臺開心換著衣服,一個個都打扮成繪本裡各種小動物的可愛模樣,讓他不禁打從心裡露出溫和的微笑。

蘇靳倫又待了一會兒後走到後臺,眼看大家幾乎都要忙不過來,他也主動過去幫忙,手上拿著報名名單按照順序開始發衣服。

「王千帆。」

「有!」一個可愛的小男孩立刻舉高手大喊一聲,接著掙脫牽著他手的男人,跑步到大哥哥身前,朝他一笑。

蘇靳倫也半蹲著與小男平視,給他一個溫柔的笑容,對照著單子問道:「你今天要扮小青鳥嗎?」

「嗯!」用力點了一下頭,「所有動物我最最最喜歡小青鳥了。」

「為什麼?」

「因為小青鳥好小好小一隻,牠可以站在米米肩上跟米米一起歷險,都不用走路,而且還可以飛。」

蘇靳倫被小男孩一邊說一邊比劃的豐富肢體語言逗笑,從衣物櫃裡取出一套青鳥裝來,正考慮著要不要放到小男孩已經伸直的細小胳臂上時,就看到後頭跟上來一個挺拔俊帥的男人,便把衣服交給對方。

舅舅,快幫我穿上。」

男人道聲謝後接過,彎著腰彈了一下小外甥的額頭,「你這個懶蟲,原來喜歡小青鳥是因為不用走路啊?那你知不知道牠一直拍動翅膀也是會累的?」

「沒關係啊,小青鳥有米米,牠站在米米肩上就不累了。」

不禁為老姐養出這個麼懶兒子搖了搖頭,認命的帶他到一旁更換衣服。

本來是老姐跟姐夫要來,沒想到姐夫臨時要出差,身為秘書的老姐自然也得跟去,為了不讓期待已久的小孩子失望,也正好他今天有空,就自願帶這個小懶蟲前來了。

一旁的蘇靳倫正好聽見他們的對話,原本還有些驚訝這個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男人是小男孩的父親,原來是舅舅,笑看了他們一眼後,繼續為下一位小書迷發服裝,沒注意到一旁有道視線正注意著他。

此時,其中一位工作人員注意到蘇靳倫都會專心傾聽小書迷們對故事或角色的心得,忽然靈機一動,決定給這些真心喜歡這本繪本的小朋友另一個驚喜。

「大家安靜一下。」拍了拍將大家的注意引過來,清了清喉嚨,「小朋友們,你們想不想知道一個秘密?」

絕大多數小孩子對於秘密總是好奇的,立刻異口同聲答道:「想||」

頓時,出版社同事臉上的笑容讓蘇靳倫有了不好的預感,退了一步,又一步,在他拔腳逃開之前,對方已經大聲公佈||

「剛剛發衣服給你們的那位大哥哥,他就是『米米歷險記』的作者,你們有什麼想說的都可以跟他說,快,大哥哥要跑掉了!」

後臺立刻就像炸開了的鍋,一群小朋友又叫又笑的鬧成一團,全部衝向準備落跑的蘇靳倫,讓他動彈不得,只能苦笑著體會生平第一次被小朋友團團包圍的獨特經驗。

 

  ◇ ◆ ◇

 

前置工作進入尾聲,舞台劇即將正式開始,蘇靳倫也終於從一群熱情的小朋友圍繞中脫身,來到旁邊喝口水休息一下。

他站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見臺下帶著孩子前來參加的所有人,也可以看到臺上正在賣力演出的小朋友。

不按照劇本來、忘了下一句臺詞、上臺後忽然怯場大哭……等等的各種突發狀況層出不窮,看得每個人都忍不住開懷大笑,臺上臺下熱鬧非凡。

幾個角色過後,終於輪到了扮演小青鳥的小男孩,只見他迫不及待的蹦蹦跳跳上場,經過蘇靳倫身邊還昂頭給他一個可愛的笑容,沒注意到腳下的電線,被絆了一下,整個人往前撲去。

「小心!」

小男孩正面方就是一根梁柱,離他最近的蘇靳倫怕他撞到,第一時間立刻衝上前抱住他,及時擋在小男孩跟柱子中間,沒讓他撞得頭破血流。

「你有沒有受傷?」

小男孩搖了搖頭,雖然他也被嚇到了,倒是勇敢的沒有哭。

明知道小男孩被他抱在懷裡,反而撞到的人是自己,但見到小男孩搖頭,蘇靳倫這才鬆了口氣,要是有小朋友在他的活動上受傷,絕對會讓他愧疚很久。

「千帆!有沒有事?」

「舅舅!」撲到他懷裡抱緊。

左手按著陣陣刺痛的右肩,手掌下微濕的觸感讓蘇靳倫皺了皺眉頭,不知道被什麼尖銳的東西劃到了。

「你還好嗎?」小男孩的舅舅注意到了蘇靳倫的動作。

「沒事,只是撞了一下有點疼,等一下就好了。」

「真的嗎?」不是很放心的問道。

「嗯,你陪陪他吧,他好像嚇到了。」

後臺發生的小插曲一點也沒影響到臺前的表演和觀眾,蘇靳倫給了對方一個沒事的笑容後,轉身離開了後臺。

一道視線一直盯著他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見為止。


第一章

 

 

先生……」

「妳好,怎麼了嗎?」

看著房東太太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蘇靳倫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心裡卻已經開始推測是什麼事情。

這個月應該沒有忘記付房租吧?

最近實在是太忙也太多事情煩心了,蘇靳倫一時間也不敢肯定,努力回想著自己是不是忘了轉帳,房東才會追上門來討。

「是這樣的……」

不好的預感再度攀升,但他還是給了對方一個親切的微笑。「房東太太,有什麼事請直說沒關係。」

或許是受到蘇靳倫溫和的笑容影響,房東歎了口氣後終於開口。

「陸陸續續有人來跟我反應,你家那隻鳥的叫聲實在是太尖銳太吵了。剛開始的時候好像還好,但是這陣子不知怎麼的愈來愈吵,不但白天叫,晚上也叫,聽說晚上還會唱歌大鬧。白天可能還比較好,但是一到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叫聲就會變得特別大聲,讓他們很受不了。因為跟我反應的人不只一個,你隔壁的、連樓上樓下都在抗議了……所以……這次我也不能不出面處理。」

房東太太露出一臉為難的表情看著他,如果不是被太多房客投訴,她也很想繼續留下這個不拖欠房租、也不會破壞房子亂釘亂改的好房客。

「大家的意思是希望你能把鳥送走……唉,我也知道養久了都會有感情,所以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可能……」

都說到這份上了,蘇靳倫也知道未盡的話是什麼意思,緊皺眉頭,沉默半晌後長長歎了口氣。

因為一時間還放不下那段多年的感情,以致這段日子來的心情一直不是太好。

他也知道不能再這樣消沉下去,所以每天都讓自己忙到昏天暗地,忙到沒有閒暇時間去東想西想,但也因為這樣而忽略了小乖。

可能是在抗議,也可能是太無聊了讓牠不得自己找娛樂來解悶,所以這陣子小乖變的非常吵。

小乖所造成的噪音問題蘇靳倫也知道,隔壁鄰居前不久曾來敲門跟他反應過。

他也不是沒跟小乖說過要牠乖一點不要亂叫,但說真的,對一隻鸚鵡說教根本沒用。

他也想過許多阻隔噪音的方法,但實際效益似乎不大,除非加裝隔音設備。

先不說這個房子只是租的不是自己買的,就算他想加裝隔音,整間房子裝修下來也所費不貲。

好吧,就算他願意花這筆錢,隔音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解決的根本還是要從小乖著手,矯正牠最近偏差的行為才行。

蘇靳倫又再歎了口氣,沉重道:「我知道了,這個月我會去找房子,請幫我轉達幾位鄰居,真的很歉,請他們再忍耐一陣子,我一找到房子就會盡快搬走。」

「唉……」房東太太除了歎氣還是歎氣,「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再告訴我。」

「嗯,謝謝。」

關上大門,蘇靳倫無奈也無力的往後靠上門板。

環視這個住了多年,也已經有了感情的屋子,心頭不禁湧上一個又一個回憶。

當初會搬到這裡來除了離公司近之外,另一個原因是這個地方是范劭展找的,說這裡離他家也近要過來比較方便。

雖然不是同居,但他經常會在這裡過夜,其實也差不多了。

就算已經分手,就算已經把他的東西全部還給他,家裡仍然留下許許多多他的影子,怎麼清也清不掉。

「好累。」

蘇靳倫靠著門板滑坐在地上,屈起膝蓋,把臉壓在上面。

交往了幾年,雖然偶有爭執但兩人感情穩定,蘇靳倫一直以為他們會這樣一直相伴到老,卻沒想到最後會是這樣的結果。

如果不是范劭展的妻子覺得不對勁找上門來,他還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竟然已經跟女人結婚了,而且是在兩人交往前就已經結婚。

生氣、心碎、難過、不捨交雜的諸多情緒,最後在那女人執意把事鬧大吵到公司來讓他難堪之下,全部只剩下對這段感情滿滿的遺憾,以及對范劭展的怨懟。

他可以不怪女方,畢竟她才是傷得最深的那個人,自己的丈夫是同性戀,這要她情何以堪?但他不是聖人,不可能不恨范劭展的欺瞞。

不過事已至此還能怎麼樣?只能怪自己瞎了眼挑錯男人。

「下次交往前一定要先看身份證。」蘇靳倫自嘲一笑。

『我是小乖,我很乖。』


 

啪啪啪幾聲震翅聲,肩上一沉,蘇靳倫抬起一雙疲憊的眼睛側頭看向牠,伸出食指點了一下牠的頭。

「還敢說自己乖?都吵到被鄰居抗議,害得我們要搬家了。」

小乖睜著一雙圓圓的眼睛,還歪著頭裝無辜,好像惹禍的人不是牠一樣。

其實小乖是范劭展一時興起買的,結果都是他在照顧。

那一天在收整屬於那男人的東西時,蘇靳倫壓根沒想到小乖是他買的,所以也沒把小乖歸還給他。

事隔幾天後,等蘇靳倫終於想起來時也不禁慶幸那天氣昏頭讓他忘了,否則把小乖還給對方的下場恐怕也是要被送走。

與其交給陌生人飼養,蘇靳倫還寧願把小乖留下來自己照顧,更何況都有感情了,小乖也很黏他。

蘇靳倫微微一笑,讓小乖站在膝蓋上,也不管牠聽不聽得懂,對牠說道。

「你爸爸雖然不要你了把你留在這裡,不用擔心,我會繼續照顧你。我們搬走也好,只是你要乖一點,到了新家不可以再這樣大叫知不知道?不然我們又要被趕出去了。」

也好,離開這間充滿兩人回憶的屋子,一切重新來過,對他來說或許也是件好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