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983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試閱]《元氣偵探團》

文案:

  『小貓大哥,我聽牠們說有事可以來找你……』
  這個「牠們」的源頭究竟是誰已經不可考,動物們之間也是很八卦的,一傳十、十傳百,傳到最後,無論是生理上或是心理上的病痛,只要隨便抓住一隻動物詢問,牠們都會告訴你--去元氣!
  有病的找葉子醫生和魚醫生;有事又不怕死的找黑豹老大;有事又心靈脆弱的找小貓哥哥。
  「你說說看,如果我幫得上忙的話。」
  『我……』深吸口氣,鼓起勇氣道:『我想拜託你幫我跟柚子的主人說,我喜歡柚子,想要跟牠在一起!』

  就在葉子廷與小貓為窗窗做好一連串的準備,眼看就要促成一對佳偶時,窗窗卻失蹤了……



第一章



  藍天白雲,春光明媚,適合外出踏青的好日子,葉子廷一早就帶著從未看過大海的小貓來到海邊度假。

  臉上戴著大墨鏡,葉子廷愜意地躺在海灘椅上看雜誌,偶爾抬起頭看看不遠外穿著一條小泳褲,正翹著小屁股在沙灘上撿貝殼,自個兒玩得不亦樂乎的小貓。

  見他沒跑遠,葉子廷重新將視線移回雜誌上,一邊閱讀,一邊聽著小貓開心的歡叫嘻笑,唇角不禁也跟著彎起。

  就在此時,突然傳來一連串遊客們高昂的驚聲尖叫,葉子廷立即丟下雜誌站起來正要查看怎麼回事時,就看見一波高達兩層樓高的巨浪,正急速朝他們襲捲而來,首當其衝就是在沙灘上玩耍的小貓。

  「小貓!」

  從出生以來不曾見過這種驚人的大自然景象,小貓頓時整個人嚇傻在沙灘上,只能愣愣地仰著頭,眼睜睜看著就在頭上的巨浪越來越近,還來不及叫出聲,人已經被無情的海浪捲了進去。

  「小貓──」

  葉子廷想衝過去救小貓,卻已經看不見他的身影。

  巨浪很快地就將岸邊整個淹沒,葉子廷在海中載沉載浮,焦急地不斷張望  只希望盡快找到小貓的下落,可是放眼望去只見四周一片狼藉,水面上飄滿被折斷的海灘椅、被沖毀的木屋殘骸,以及被連根拔起的大樹。

  「小貓!你在哪裡?」

  葉子廷一邊游一邊放聲呼喊,同時吃力地避開海面上各種障礙物。

  忽地,一截斷木急流而來,葉子廷閃避不及,被樹幹重重撞擊在胸口上,壓得他喘不過氣。

  「啊──」

  睡夢中的男人猛地驚醒過來,大口喘著氣,一雙仍然佈滿焦急恐懼的黑眸,直直盯住上方熟悉的天花板,一時之間還沒完全從那個可怕的夢境中清醒過來。

  「原來只是作夢……」

  也幸好只是一場惡夢,否則被那可怕巨浪捲走的小貓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急促的呼吸漸漸趨於平緩,但胸口仍然被壓的難受,這熟悉的感覺讓葉子廷既無奈又好笑,垂下視線果然看到害自己作惡夢的罪魁禍首──一顆黑色腦袋正壓在胸口上,而且睡得極為香甜,不但臉上帶笑,嘴巴還動個不停,不斷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響,就不知道是夢到什麼好吃的食物了?

  無奈一笑,把化身八爪章魚的小貓從身上移到旁邊。

  過程中已然睡死的人完全沒有醒來,讓葉子廷佩服不已,無論是貓身還是人,小貓隨時隨地都能睡得又香又沉,而且睡姿奇差無比。

  有時候早上醒來會看到他捲著身睡在床尾、有時候會看到他身體已經懸了一半掛在床緣、有時候大半夜不知道夢跟誰打架搶地盤,不斷拳打腳踢對著自己家暴,但最多的時候還是化身大章魚,緊緊攀在自己身上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小貓瘦歸瘦,再怎麼說也是個男人,幾十公斤壓在身上一整晚可不是件輕鬆的事。

  捏了一下酣睡中的臉龐,葉子廷拿下床頭的鬧鐘,才五點多,天都還沒全亮……歎口氣,重新躺下來,希望這次不要再作惡夢了。

  手臂一伸攬過身旁發出囈語,重複說著「好吃」的人,好笑地威脅道:「再趴到我身上就把你吃掉。」

  「哼……哼嗯嗯……」

  「小貓?」

  不確定懷中哼哼唧唧還扭來扭去的人是夢是醒,葉子廷試探性地叫喚,小貓卻像是仍沉醉在充滿美食的夢中般,兩片軟唇貼在自己脖子上啃咬吸吮,偶爾吐露幾句含糊不清的「好吃」。

  「真是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虐待動物都沒給你飯吃。」

  安靜的房間裡只剩下吸吮聲,以及充滿無奈的歎氣聲。

  希望今天不會掛著兩個熊貓眼看診。


  ◇ ◆ ◇


  「元氣寵物醫院」是一家由俞語和葉子廷共同合開的動物醫院,院裡除了兩位對小動物親切細心出了名、讓許多飼主及動物都很喜歡的醫生外,還有一位只要現身就會讓動物們莫名害怕的特別助理──提墨,以及和善好說話,讓許多小動物們非常喜歡的櫃檯先生兼元氣財務大臣──小貓。

  醫院裡不但環境整潔,空氣中也總是飄盪著淡淡的大自然清香,當初院裡為此還特地裝設了數台先進的排氣系統,可以消除異味,還可以將空氣中的細菌病原消除排放,讓空氣還原自然清新,也能舒緩飼主與寵物的緊張不安情緒。

  窗明几淨的玻璃門後,是一整片能令人感到溫馨且放鬆的暖色系裝潢擺設。佔地廣闊的空間規劃得相當完善,有一間設備齊全的X光室及手術室、兩間診療室、一間配藥室、一間特別專為動物設計的沐浴室、寬敞舒適的候診區、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寵物商品販售區、以及可供約三十隻動物靜養的住院區,每一隻動物皆有足夠牠們活動的獨立寬敞空間,居住環境非常乾淨舒適。

  除了犬貓醫療外,兩位醫生也精通鼠、兔、雀鳥類等動物的診療。


  自從與小貓的關係定下來後,葉子廷心底就像有顆小樹苗開始發芽、生根般,慢慢地一點一點盤據著他的心,甚至在不經意中分神注意小貓的一舉一動,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

  像此刻,剛結束看診從診間走出來,葉子廷的視線首先落在玻璃門旁的櫃檯,看見小貓正在和等候就診的飼主有說有笑,眉頭不自覺已經微微皺起。

  「我家抹茶真的很調皮,常常把我放在桌上的鑰匙、錢包、手機咬去藏起來,手機還比較好找,只要自己打通電話聽聲辨位大多馬上就能找出來,但是鑰匙和錢包就很難找了。」

  飼主無奈地低下頭,看往蹲坐在腳邊裝無辜的愛犬。

  「抹茶昨晚不知道又把我的錢包咬去哪裡,還好我平時都把提款卡另外鎖在抽屜,否則今天可能沒辦法帶牠來打預防針了。」雖然起床後發現錢包又不見了他也很著急,但是今天可是特地排休要帶抹茶來醫院,想想還是先把預防針打了再回家慢慢找,免得平白浪費一天的休假,結果什麼事都沒做成。

  「說不定抹茶是不想讓你出門,想讓你在家陪牠玩呢。」小貓看向抹茶,只見牠一臉心虛地垂著耳朵,眼睛轉來轉去就是不敢跟小貓對視,牠知道小貓能知道牠在想什麼。

  「打針也是為你好啊。」飼主也笑了,拍拍抹茶的頭。「回家再陪你玩。」

  趁飼低下頭主不注意的時候,小貓叫來憨厚又可靠的小鐵,讓牠去和抹茶「溝通溝通」,問出牠家主人的錢包下落。

  兩隻體型相仿的大狗,搖著尾巴面對面蹲坐著小聲交談,你一言我一句。在場的人除了小貓聽得懂以外,其他人只聽見牠們汪來汪去,有趣的畫面讓一旁候診的飼主不由笑出聲來。

  聽到想聽的答案,小貓笑著摸摸小鐵的頭獎勵牠。

  「你回去要不要找一下抹茶的睡窩?有些狗會把東西藏在牠熟悉的地方。」

  「牠的窩我看過了,沙發下和垃圾筒也都找過了,沒有就是沒有。」

  「你有把睡窩的墊子翻起來看嗎?」

  「呃……這倒沒有。」

  出門前有點匆忙,他只朝抹茶的窩裡瞄了一眼,沒發現皮夾的蹤影便馬上又轉到其他地方去找了。

  「我回去再翻翻看好了,說不定牠昨晚真的就把皮夾藏在窩裡,陪著牠睡了一個晚上。」看向猛搖尾巴的抹茶,「難不成你是個小財迷?守著錢包一晚上。」

  想想自己也笑了,只不過笑沒幾秒,臉上表情又再垮下來。

  「看來我的皮夾上又要多出幾個齒印了,這個皮夾可是我出社會後用第一份薪水買給自己的禮物,你到底要給我留下幾個印記才滿意,嗯?」只見抹茶還一臉不知發生什麼事的表情,讓他也不知該生氣還是該笑。

  「齒印啊……我想到前陣子跟葉子醫生出去時候,在路上看到有個人拉著一只行李箱,箱子右上角有鯊魚咬痕,五顆大大的凹陷齒印,聽葉子醫生說那個行李箱還是德國名牌,一咖可不便宜。」

  當時聽到那可觀的價格之後,小貓馬上開始換算小鐵和泡芙的伙食費,足夠讓牠們倆吃上八、九個月了!從此之後,每當小貓在路上或電視上看到那個品牌的行李箱,在他的腦袋畫面中裡頭裝的不是衣服,而是爆滿到蓋不起來的飼料!

  「所以抹茶的咬痕可是獨一無二的紀念品,要好好收藏著。」

  「哈哈!說的也是,外面可是買不到的。」

  見兩人越聊越開心,站在後頭的男人終於看不下去,「咳!」一聲打斷他們的對談。

  「葉子醫生你出來啦。」小貓這才發現他。

  「我出來很久了。」

  聽起來有點像是抱怨的語氣,讓小貓忍不住噴笑一聲,「不好意思啦,我一時沒注意到,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嗎?」

  葉子廷將手上的病歷交給他,叮嚀道:「大後天下午兩點複診,幫我排進行事曆。」

  「好,還有嗎?」

  見小貓重新將注意放在自己身上,葉子廷頭上那朵烏雲終於漸漸飄離,這才滿意地揚起唇角,「中午想去哪裡吃?」

  小貓瞬間睜亮一雙圓圓大眼,興奮之情溢於言表,「真的可以讓我選嗎?」

  「嗯,你決定就好。」

  「耶!葉子最好了。」小貓開心地跳起來抱了他一下後邊歡呼邊往後頭的辦公室跑去,「我去約老大和魚醫生,中午我們去上次那家小館子吃飯。」

  你是去吃魚的吧。葉子廷笑著心想,見小貓開心也由著他了。

 
  ◇ ◆ ◇


  『小貓大哥……』

  小貓自從下山來到「元氣」,被動物們知道他多了一個「搭起人類和動物之間的橋梁」這個功能之後,像這樣被不認識的動物叫住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甚至可以說是天天都要上演無數次。

  攤開左手掌心,維持著餵鳥的動作,小貓低下頭看向聲音的來源──一隻公米克斯貓蹲坐在腳邊,伸出爪子輕輕地抓了一下他的褲管,正怯怯的小聲喚他。

  「你好,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我聽牠們說有事可以來找你……』

  這個「牠們」的源頭究竟是誰已經不可考了,動物們之間也是很八卦的,一傳十、十傳百,傳到最後,無論是生理上或是心理上的病痛,只要隨便抓住一隻動物問,牠們都會告訴你──去元氣。

  有病的找葉子醫生和魚醫生;有事又不怕死的找黑豹老大;有事又心靈脆弱的找小貓哥哥。

  「你說說看,如果我幫得上忙的話。」發現牠仍然很緊張,小貓揚起自認最親切的笑容鼓勵牠繼續說下去。

  『我……』深吸口氣,鼓起勇氣道:『我想拜託你幫我跟柚子的主人說,我喜歡柚子,想要跟牠在一起!』

  除了病痛代為翻譯之外,小貓接到最多的委託,就屬處理動物的感情問題,以及幫忙飼主尋找被頑皮寵物藏起來的各種東西。不過後面這項任務必須很小心地進行,畢竟提墨和小貓能與動物溝通是「元氣」的秘密,所以小貓都是採取「分析」及「引導」的方式協助飼主,讓飼主回家後從幾個可能的地方去找尋,通常過沒多久就會接到打來道謝告知東西找到了,並誇讚小貓的電話,這時候葉子廷都會在旁邊提醒小貓冷靜一點,免得他一下子太過開心讓耳朵和尾巴跑出來。

  「柚子是?」

  『牠是一隻很漂亮的金吉拉,有一次我逛街時經過牠家窗戶就一見鍾情愛上牠了。可是牠被關在家裡無法出來,每次我們都只能隔著窗戶約會……』

  「這樣啊。」小貓想了想問道:「那柚子也喜歡你嗎?」

  『嗯!』重重點一下頭,臉上帶著羞澀的表情,『柚子說過牠也喜歡我,可是牠沒辦法跟主人溝通,所以你可以幫幫我們嗎?我可以幫你做任何事情來交換。』

  小貓靜靜看著這隻陷入熱戀,渾身散出發粉紅色泡泡的貓,思考著該怎麼做比較好時,在他掌心上啄食的小麻雀已經把穀物全吃完了,用喙輕輕敲了兩下表示自己已經吃飽後,動作輕巧地延著小貓的手臂跳跳跳,跳到他肩膀上。

  小貓把手拍一拍,在樹邊坐下來後又拍拍身旁的位置,讓貓咪也坐過來。

  「你叫什麼名字?」

  『我沒有名字,不過因為我們都是在窗戶前約會,所以柚子都叫我窗窗。』

  見窗窗笑得一臉溫柔,小貓心想,牠應該是很喜歡這個名字。

  正當小貓想再問一些細節時,他注意到窗窗露出像是看到獵物般的眼神,專注地緊盯自己肩上跳來跳去玩耍的小麻雀,立即出聲制止。

  「窗窗,修百是我的朋友,你不可以欺負牠,更不能把牠吃掉。」

  『好吧,我知道了。』

  不能吃也不能玩的獵物頓時讓窗窗失了興趣,只見牠把兩隻手向前舉直,伸了個懶腰後重新趴在草地上,在陽光的籠罩下有點昏昏欲睡。而修百知道危機解除了也就不怕窗窗,拍了拍翅膀,從小貓身上飛到牠背上跳來跳去。

  『麻煩右邊多踩幾下。』

  『這裡嗎?』

  『對,就是那裡,謝謝你。』

  『不客氣。』

  小貓笑看著牠們兩個,修百跳得很歡快,窗窗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舒服,瞇起眼睛好像快要睡著了。

  「怎麼坐在這裡?」

  說要出來餵鳥,餵了老半天不見人回來,葉子廷不放心出來看看,卻看見小貓坐在樹蔭下對著一貓一鳥傻笑。

  旁邊那隻名叫修百的小麻雀他認得,是前段時間他和小貓在附近散步,經過一棵大樹下時,發現一隻掉出巢外的麻雀雛鳥。當時兩人抬頭往樹上看,巢內已經空無一鳥,麻雀媽媽也不知去向,只好將不斷發出可憐叫聲的小麻雀撿起來,先帶回醫院先照料一陣子再說。結果這一養就養到現在,小麻雀長大後也不走了,小貓還幫牠取了名字,自此後修百就住在「元氣」前院的一棵大樹上,他還和小貓還一起為牠建了一間能遮風擋雨的小鳥屋。

  至於修百腳下那隻米克斯貓倒是很面生,看來是小貓的新「委託人」了。

  「你來啦。」小貓笑著朝葉子廷招招手。「我跟你說,窗窗他啊……」

  葉子廷坐在小貓身後,順勢將人攬進懷中,安靜聽他講述剛剛發生的事情。

  「那你打算怎麼做?」

  「現在還不知道。」小貓苦惱的皺起眉頭,「這還是我第一次幫流浪貓和家貓配對,我想有些家貓的主人應該不太喜歡流浪貓吧。」其實也不只家貓,他就看過有飼主帶著自家愛犬出門散步時,只要看到一旁有流浪狗就趕快把愛犬抱起來,不讓牠們玩在一起。

  窗窗雖然閉著眼睛但他們的交談牠全聽到了,耳朵不經意地動了一下。

  感覺到那隻貓的不安,葉子廷立即出聲安撫牠,「看來在去提親之前,首先要做的就是為你做個健康檢查,再幫你打扮漂亮一點。」

  『可是……柚子有說過牠不在意我是流浪貓,牠還說過我很帥。』

  「不單只是讓柚子喜歡你,還要讓牠家長也喜歡你才行,雖然有點麻煩,但誰讓你喜歡上了有主人的家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呀。」小貓輕聲喚醒站在窗窗背上睡覺的修百,讓牠飛回鳥屋去睡後,雙手放在窗窗前肢下將牠抱起來,「窗窗不用擔心,葉子醫生一定會幫你打扮帥帥的又香噴噴去見公婆。」

  「呵呵。」葉子廷一聽忍不住笑出來,也伸出手摸了摸牠安撫,「晚上比較不忙的時候你再過來一趟吧,我先幫你做健康檢查。」

  『葉子醫生、小貓哥哥,謝謝你們!』

  「找一天我們先去柚子家看看情況。」這句話葉子廷是對著小貓說的。

  「好。」

  曬著太陽,背後靠著人體軟墊,舒服到讓小貓也開始「肚咕」起來,窗窗也有樣學樣,重新趴下來把頭壓在前肢上午睡,睡飽後他還要去跟柚子約會。

  「真是的,你們兩隻懶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